最近新竹的霸凌事件又鬧得沸沸揚揚的

罵聲與檢討聲不斷,從地方政府(教育局)慢慢延燒到了學校,我相信,再過沒多久,學校的學輔兩處,很快又會連帶被檢討

身為基層教師的一份子,確實很難置身事外,但總會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

 

踏入教職,轉眼就要第十個年頭了,而當導師直接且長時間地接觸學生,也是第二次

雖算不上老資格,但對教育現場,也算有點體會與心得

在這個充滿弔詭氛圍與雙重束縛的職場中討一口飯吃,很難讓人不越做越少,縱使大家有再多的愛心,耐心與熱忱

面對功勞與苦勞逐漸不被看重,很多的付出被視為理所當然,而一出事,最常被動輒得咎放大檢視的工作環境

誰都會漸漸以自保為前提,而非以良心與公理來教育我們的下一代

 

以這幾年與家長互動的經驗來看

像我們的爸媽對老師如此必恭必敬,尊敬與信任的,甚至願意為孩子孟母三遷的,真的是越來越少

尤其在都會區,當大家知識水準越來越高,經濟條件越來越好也越來越自我的同時...

花錢的就是大爺,大聲找媒體的就表示有理的家長,遇事只會諉過護短的家長,在學務處待一天,或接一天的電話  你就會知道有多少

那種電話一來,下令要我們告誡孩子的,或傳達家長旨意的,或怕孩子壓力太大不敢當壞人的,卻要學校概括承受的

都可以看出我們處在一個多麼沒有擔當,沒有角色與界限的社會!

 

親愛的為爹為娘的,若管教小孩你們都怕那怕這的,都退讓成這樣,都只檢討別人的小孩而不是陪她一起承擔責任

那孩子乾脆跟我姓算了!

 

大家要知道:

民主絕對不等同於放縱,更不是為所欲為

人本是以人為本,但不是種不用負責的一種教育歷程

當社會家長們都想一昧地去當好人,學校行政都只符應家長的要求

卻不願意去扮黑臉管教與約束孩子,去告訴家長什麼是對與錯的時後

又憑什麼指望我這個一天只相處七八個小時的老師,得去負起這個改造的責任??

 

被欺凌著的確值得同情,但  他/她不需要改變嗎??

他的交友是OK的嗎??他本身的品格又是如何??他又是如何解決問題的呢??

若身為他的導師,早已勸過他好幾百回,交友寧缺勿濫,但放學後,他依然選擇與那些ㄚ薩布魯的和成一片

今天被打,那是他的選擇,不是嗎??

要走江湖路,領略的本來就是這樣的風景

請問,我又該為此負責嗎??

 

再者,欺凌與被欺凌的人,他們的家庭教育功能如何??

單親又怎樣??隔代又怎樣??低收弱勢又怎樣??

我們兒時的那個年代,沒單親??沒隔代??沒有經濟弱勢的嗎??

爸媽打得更兇,老師管得更嚴,罰得更兇,為何霸凌卻沒那麼嚴重??

家庭結構的先天不良並不可以當成家庭教育失敗的合理化的好理由

至少那時人與人的界限是清楚的,是有公理在的

 

再來問問媒體

我們的連續劇夠優質嗎,又是哪些電視台天天都在播有呼巴掌與激烈報復的橋段

有種那些敢播的電台,你新聞就不要把霸凌的責任都丟給學校與基層老師,好像你們一點責任都不要負

有種那種天天都在看這些劣質的連續劇的爸媽,孩子無形中沾染上暴戾之氣時,就不要來學校興師問罪

 

教育的現場,依然有很多跟我一樣認真又有抱負的教育工作者在為社會服務打好未來的基礎

該負的責任,我們會自己檢討

但不該承擔的,我也一丁點都不屑承擔

不要出了事,就跟政客學壞

只檢討別人,不勇於檢討自己

也請別出了事,就要教育負責,何不從己身做起

 

 

 

 

 

 

 

 

    全站熱搜

    lwt01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